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澳门万博manxbet体育娱乐游戏网站 > 书香绿健

书香绿健
老黑
发布时间:2020-08-05 13:57:45      点击次数:486

作者:方淑荣  工会

老黑是狗名,是我家曾养过的一条大黑狗。

小时候刚过上温饱的日子,家家没余粮,院子里也没值钱的东西,所以大家不怎么养狗。但我特别喜欢小动物,刚巧邻里家下了一窝狗崽,我就天天往那跑,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,同意我抱养一只。黑乎乎,有点瘦,性情温顺,轻手轻脚,走起路顺墙溜。很会拍马屁,慢慢移近,不停摇尾,俯卧身旁,舔舔手,蹭蹭腿,要是给口吃的,它会献犬马之劳。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叫上“老黑”的名字,它倒是很得意,一听到这两字的发音,尾巴摇得欢。它就是一条看门护院的土狗,但很聪明和忠诚。

老黑的主食是麦麸,这是从猪嘴里省下来的。那时候家家养猪,产粪上田,多打粮食,过年还能卖钱,这是全年的经济收入。这就决定了猪的地位高高在上,猪食还要比狗粮好。老黑不这么认为,要与肥猪争一争口中的食物,这需要勇气,更要智慧,关键还要过主人这一关,因为母亲安排我看住老黑不准碰猪食。

老黑每次都能摸准猪的饭点,早早地卧在猪圈旁,懒洋洋眯着眼,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。只要瞅准我离开,便麻利地拱进,迅速在猪食槽里猛舔几口。等我赶来,它赶忙返回,又卧在一边,嘴唇边还挂有食物,却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。再狡猾的狗也有失手时,一次偷食,贪吃几口,跑晚了,被母亲发现并踹了一脚。心知肚明干的不光彩事,疼也没好意思叫出声,灰溜溜地跑了,好几天不敢靠近猪圈。

老黑是我玩伴,通人性,平时特别照顾它。我经常背着母亲给老黑吃猪食,当缓缓地吹口哨,这是通知开吃;如果发现母亲,便急速地吹,那是告之撤退。它很聪明,几次下来达成默契。有一次吃得正香,母亲走近猪圈,我已来不及吹口哨,本以为老黑会被痛打一顿,谁知这家伙居然全身而退,早已无踪影。一条老谋深算的狗,竟然还留了一手,原来早就学会了辨别母亲的脚步声。

老黑的脾性好,不管谁打谁骂,从不耍狗性,不管家有多穷,从不玩绝食、离家出走。当然有什么好事,大家也想着它,谁吃大席便带着它,老老实实地趴在桌底,吃上几块扔来的骨头开开荤。如要发现猪槽边上还残留少许米粒和菜叶,母亲便倒上刷锅水,喊上一声老黑,算是加餐了。

老黑听得懂人话,没特别对它进行训练,但是它天生的很懂事,每天趴着大门口的草垛上,会用自己威武的漆黑大个子吓走陌生人。会察言观色,看着主人与来客间的谈话行为,闻闻气息,听听脚步,再来时就当是熟人了。警觉性也很高,很远的地方有点动静,它就会跑去巡视,有人或者动物从门口走过,它会用响亮的叫声引起主人注意。如有家人回来,即使还有大老远的一段路,也会摇着尾巴跑去迎接。

老黑不怕恶势力,很有正义感。那时临近年关的一个晚上,老黑正在执勤,保护着它的猪兄弟。有一盗贼翻入邻居家里偷羊,老黑觉得这事得管管,张开大嘴就叫,狂吠不止,三邻五舍的人都被尖锐声惊醒,纷纷起床,拿着家伙出来。贼人发现事情不妙,空手逃走,临了还向老黑扔了块石头,正巧把腿砸瘸了。以后拖着伤腿在门口巡逻,但听到大家夸它是条“英雄犬”,似懂非懂地昂着头回应叫两声。

老话讲小狗小猫算一口,这条狗在我家呆了很多年,是忠实的朋友,带来了很多的快乐。后来养狗的多了,出现狗咬人现象,有人得了狂犬病,乡里组织了捕狗队,拉网式地枪杀狗,跑得快或许能侥幸逃走,可怜老黑的一条瘸腿葬送了它的命。

多少年后当有人再提起老黑时,众口一辞,“是条好狗!”        

您感兴趣的新闻
上一条:坚持与梦想
下一条:手(质管科 胡涛)

返回列表